您當前所在位置☁↟↟◕:知道網路 > 新聞 > 行業新聞

我們

中國網際網路大佬隱退簡史
新一波80後的創始人們☁·││↟,多數選擇了“隱退”••·▩。“退”☁·││↟,是當下中國網際網路新的關鍵詞••·▩。但對於中國網際網路大佬來說☁·││↟,“退”並不意味著退休☁·││↟,用“隱退”一詞更為恰當••·▩。大佬中的很多人☁·││↟,近些年本就十分低調☁↟↟◕:在公開場合惜字如金☁·││↟,在公眾面前沉默寡言☁·││↟,甚至在網路上都少見有清晰的照片••·▩。選擇暫別江湖☁·││↟,或是有難言之隱☁·││↟,或是有新的追求☁·││↟,或是為了有朝一日更好的迴歸••·▩。
 
 
1
“小時候☁·││↟,老師問我們長大了想做什麼☁·││↟,我和很多人一樣說想成為科學家••·▩。而今一晃已過不惑之年了☁·││↟,想成為真正的科學家也許已經不太可能了••·▩。但如果我努力☁·││↟,把中學裡最喜歡的化學╃│·↟、大學裡學的計算機╃│·↟、工作中學習的經營管理結合起來☁·││↟,我天真的想☁·││↟,說不定也能再做出點有意思的事兒••·▩。成不了科學家☁·││↟,但也許有機會成為未來(偉大)的科學家的助理☁·││↟,那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兒••·▩。”
在說這段話的時候☁·││↟,黃崢創立僅6年的拼多多剛剛力壓兩位競爭對手☁·││↟,成為中國使用者規模最大的電商平臺••·▩。顯然☁·││↟,黃崢宣佈隱退的時間點是選得非常好的••·▩。
今年3月☁·││↟,時任拼多多董事長黃崢釋出2021年度致股東信☁·││↟,宣佈董事會已批准其辭任董事長☁·││↟,並由拼多多聯合創始人╃│·↟、CEO陳磊接棒••·▩。
黃崢不再擔任董事長和拼多多管理職位的同時☁·││↟,他的超級投票權也將失效••·▩。辭任董事長後☁·││↟,黃崢個人名下股票將繼續鎖定3年不出售••·▩。
2020年7月1日☁·││↟,黃崢在宣佈卸任CEO一職的時候☁·││↟,曾計劃用一年的時間和陳磊完成董事長一職的交接☁·││↟,但這一計劃卻被提前了大約一個季度的時間••·▩。
對於如此的突然與迫切☁·││↟,黃崢在公開信的解釋是“為十年後的拼多多探索高速高質量縱深發展的新空間☁·││↟,探索現在已經是正當其時••·▩。”他在公開信中還提到☁·││↟,這個探索“如果還能結合我自身的興趣☁·││↟,那就再好不過了••·▩。”
而黃崢的興趣☁·││↟,就曾經是“成為一名科學家••·▩。”不過☁·││↟,現在黃崢的確沒有太大可能成為科學家了☁·││↟,但是這不妨礙他在科學領域追逐星辰大海••·▩。在辭任董事長後☁·││↟,他也的確選擇結合個人終身興趣☁·││↟,致力於食品科學和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••·▩。
關於黃崢的辭任☁·││↟,還有另外一個原因☁↟↟◕:他認為劇烈變化的客觀環境要求拼多多要有一個新的領導者☁·││↟,帶領拼多多完成迭代••·▩。作為前浪☁·││↟,他應該給後浪機會塑造一個屬於他們的拼多多••·▩。
從表面看☁·││↟,黃崢幾乎全身抽離了拼多多☁·││↟,但他控制拼多多股份比例仍有29.4%☁·││↟,作為這家公司的創始人╃│·↟、大股東☁·││↟,他對拼多多依然有隱性影響力和決定權••·▩。
後浪的確正在起勢☁·││↟,但終究還是前浪的追隨者••·▩。這句話比喻黃崢☁·││↟,甚是恰當••·▩。
陳磊即使被推向前臺☁·││↟,但黃崢依然有決定權的影子••·▩。而對黃崢有知遇之恩的段永平☁·││↟,似乎也是黃崢背後的影子••·▩。
做科研還是做商業☁·││↟,黃崢深受段永平“本分”理念的影響••·▩。拼多多上市後☁·││↟,黃崢在接受媒體採訪時☁·││↟,回答了為什麼此前要去做電商代運營公司和遊戲公司時☁·││↟,也曾提及過"本分"☁↟↟◕:“因為我還沒有進化到可以做完全不賺錢的事••·▩。未來我希望可以做不賺錢的科研☁·││↟,但做商業不去賺錢☁·││↟,我覺得是不道德的☁·││↟,應該按照商業的邏輯去做一個本分的商人••·▩。”
除此以外☁·││↟,黃崢也儘量做到像段永平那樣的低調••·▩。無獨有偶☁·││↟,兩人選擇隱退的年紀都是在40歲☁·││↟,這或許也並不是一個巧合••·▩。
段永平已經淡出江湖許久☁·││↟,但在一個財經社群內卻是相當活躍☁·││↟,其賬號名為“大道無形我有型”☁·││↟,似乎很符合段永平如今在商業江湖的地位••·▩。
最近段永平再一次受到關注☁·││↟,是因為傳出了vivo和OPPO要聯合造車☁·││↟,而段永平則要重出江湖牽頭兩家成立的造車合資公司••·▩。
雖然看起來這一則訊息毫無依據☁·││↟,但段永平的賬號卻有了動靜☁↟↟◕:“‘重出江湖’的事情絕對不會發生的••·▩。順便說下☁·││↟,還沒聽說過我們要造車☁·││↟,瞭解一下倒是可能的••·▩。”此外☁·││↟,他最近也經常在社交媒體談到拼多多••·▩。
但不少人對於段永平三個字的認知只存在於媒體報道☁·││↟,很少能夠在公開場合見到他••·▩。提到段永平☁·││↟,很多人會毫無感知☁·││↟,不會像提到“Are U OK”就能聯想到雷軍憨厚的笑☁·││↟,被問到“whats your problem”就能感知到李彥宏的窘迫••·▩。
早在2002年☁·││↟,段永平就將當時處於上升通道的步步高一分為三☁·││↟,分別交給了陳明永╃│·↟、沈煒和黃一禾☁·││↟,三人帶出瞭如今廣為人知的三個品牌☁↟↟◕:OPPO╃│·↟、vivo和小天才••·▩。而段永平則選擇遠走美國☁·││↟,從此告別商業江湖••·▩。當時☁·││↟,段永平年僅40歲••·▩。
2006年☁·││↟,已經隱退近4年的段永平☁·││↟,以62萬美元的高價拍到與巴菲特共進午餐的機會••·▩。出人意料的是☁·││↟,段永平帶上了當時還名不見經傳的浙大校友黃崢一同赴宴••·▩。此次宴會對黃崢的影響是巨大的☁·││↟,他後來曾談到過這頓午餐的收穫☁·││↟,“常識是顯而易見╃│·↟、容易理解的☁·││↟,但我們各種因為成長╃│·↟、學習形成的偏見和個人利益的訴求矇蔽了我們••·▩。”
後來☁·││↟,黃崢決定出來在電商領域創業☁·││↟,段永平毫不猶豫為其背書☁·││↟,成為拼多多早期的天使投資人••·▩。最近一年☁·││↟,段永平有不少表態是關於拼多多的••·▩。例如今年5月☁·││↟,段永平曾兩次在社交平臺的回覆中稱☁·││↟,從來沒(向誰)推薦過拼多多☁·││↟,因為看不懂其商業模式••·▩。
12月2日☁·││↟,他又發文稱☁·││↟,“(股票)從200多掉到現在☁·││↟,我也沒有任何想法想多買點☁·││↟,因為一直沒看懂商業模式••·▩。但也沒賣過(既然黃崢說三年不賣☁·││↟,我也三年不賣吧)☁·││↟,這大概就是風投的意思☁·☁│?”
僅僅4天后☁·││↟,他再次在社交賬號“大道無形我有型”稱☁·││↟,“雖然還是看不懂其商業模式☁·││↟,但覺得他們對農產品的支援還是非常有意義的••·▩。準備再次風投一下•↟◕!(賣點put☁·││↟,不要效仿)這次成本遠高於第一次(如果明天成交的話)••·▩。”
再倒回去看他當時投資拼多多的決定☁·││↟,不得不讚賞他的勇氣和看人毒辣的眼光☁·││↟,以及他對黃崢的厚愛••·▩。
 
2
在黃崢之外☁·││↟,最受關注的隱退☁·││↟,當屬位元組跳動的張一鳴••·▩。他隱退之時☁·││↟,甚至還不足40歲••·▩。
在黃崢宣佈辭任拼多多後的差不多兩個月☁·││↟,位元組跳動創始人張一鳴釋出內部全員信☁·││↟,宣佈卸任CEO一職☁·││↟,位元組跳動聯合創始人梁汝波將接任成為位元組跳動新CEO••·▩。
在這份內部信中☁·││↟,張一鳴決定放下公司日常管理☁·││↟,聚焦遠景戰略╃│·↟、企業文化和社會責任等長期重要事項☁·││↟,計劃“相對專注學習知識☁·││↟,系統思考☁·││↟,研究新事物☁·││↟,動手嘗試和體驗☁·││↟,以十年為期☁·││↟,為公司創造更多可能”••·▩。
張一鳴和黃崢一樣☁·││↟,都是選擇10年作為一個長遠的期限••·▩。新生代網際網路新貴的不約而同☁·││↟,讓人感慨••·▩。
“大家更容易關注商業模式的變化和品牌渠道的更新☁·││↟,很少注意到技術變革已經在醞釀中••·▩。只有少數人能夠洞察未來☁·││↟,創造趨勢••·▩。”張一鳴在全員信中寫道☁·││↟,“虛擬現實╃│·↟、生命科學╃│·↟、科學計算對人類生活的影響都已現黎明之曙光☁·││↟,這些需要我們突破業務的慣性去探索••·▩。”
很快☁·││↟,張一鳴卸任後沒多久☁·││↟,位元組跳動就用一筆收購“回應”了前者所提到的“黎明之曙光”••·▩。9月初☁·││↟,VR公司Pico被位元組跳動收購☁·││↟,天眼查顯示這一筆收購的金額高達90億元☁·││↟,並且位元組跳動在這一筆收購中擊敗的競爭對手是騰訊••·▩。
不像黃崢☁·││↟,張一鳴隱退並沒有投身科學研究領域☁·││↟,而是提到自己要繼續學習••·▩。和黃崢相比☁·││↟,張一鳴似乎是一個更文靜╃│·↟、內向的領導者••·▩。
他甚至苦於“沒有時間學習”••·▩。此外還自認為“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成熟管理者”☁·││↟,“我不是很擅長社交☁·││↟,更喜歡研究組織和市場原理來減少管理☁·││↟,喜歡自己上網╃│·↟、看書╃│·↟、聽歌╃│·↟、發呆••·▩。”
張一鳴的社交媒體簽名一直是喜歡發呆☁·││↟,“我所說的發呆☁·││↟,不是放空☁·││↟,是自己思考一些非常無邊無際和少有人討論的點子••·▩。但在忙碌的工作中☁·││↟,越來越多的情況是☁·││↟,很多事情在現實中已經發生☁·││↟,但我並不知道••·▩。”
張一鳴認為☁·││↟,過去幾年自己很大程度都在“吃老本”☁·││↟,比如☁·││↟,“在2017年之前我還能保持關注機器學習技術的新進展☁·││↟,近三年已經沒有太多學習了☁·││↟,他在頭條╃│·↟、西瓜上收藏了很多專業影片和文章☁·││↟,但是斷斷續續地閱讀☁·││↟,進展非常緩慢☁·││↟,在技術討論會上也難以跟上進展••·▩。”
簡而言之☁·││↟,張一鳴掛印而去☁·││↟,是想抽身出來有更多的時間學習與思考☁·││↟,用十年時間為位元組跳動探索一條新的道路••·▩。
相同的則是☁·││↟,黃崢和張一鳴☁·││↟,都把重擔交給了自己的校友••·▩。前者和陳磊是威斯康星大學的校友••·▩。2007年☁·││↟,黃崢創立了一家名為歐酷網的B2C公司☁·││↟,陳磊則在公司成立不久後成為首批員工之一☁·││↟,擔任研發架構工程師☁·││↟,兩人的合作超過了14年••·▩。
陳磊和張一鳴還有一點淵源••·▩。他出生於福建福州☁·││↟,與張一鳴和王興同為福建老鄉••·▩。
接班黃崢絕非偶然☁·││↟,陳磊是一名妥妥的技術天才••·▩。1996年☁·││↟,4名中國少年在匈牙利舉辦的資訊學國際奧賽中將金牌悉數拿下☁·││↟,其中有兩人☁·││↟,就是陳磊和創辦了搜狗的王小川••·▩。陳磊從清華大學計算機系本科畢業☁·││↟,在美國威斯康興大學獲得了計算機科學博士學位••·▩。
位元組跳動新CEO梁汝波和張一鳴的關係與以上兩人驚人相似••·▩。梁汝波是張一鳴的大學同學☁·││↟,雖然大學畢業後各奔前程☁·││↟,但從2009年第一次共同創業創辦了垂直房產搜尋引擎“九九房”開始☁·││↟,兩人就成為了長期創業夥伴••·▩。2012年☁·││↟,兩人再次共同創業☁·││↟,創辦了今日頭條☁·││↟,也就是如今的位元組跳動••·▩。
 
3
張一鳴的福建龍巖老鄉王興☁·││↟,雖然沒有徹底放權☁·││↟,但也開始有了“半隱退”的意思☁·││↟,離開飯否——那被認為是王興用於精神寄託的自留地☁·││↟,是一個重要的標誌••·▩。
相比起梁汝波☁·││↟,張一鳴更早的創業夥伴是王興••·▩。飯否是王興繼多多友╃│·↟、遊子圖╃│·↟、校內網之後的第四次創業☁·││↟,他找來了當時剛從微軟離開的張一鳴••·▩。不過兩人的合力☁·││↟,卻沒想到因為資訊管理不當☁·││↟,飯否一夜之間陷入休克••·▩。
關停505天后☁·││↟,飯否重啟☁·││↟,但江湖已經天翻地覆☁·││↟,社交媒體再無飯否一席之地••·▩。但飯否一直沒有關停☁·││↟,也不再更新和運營☁·││↟,只是作為王興“碎碎念”的自留地••·▩。
十餘年來☁·││↟,王興始終活躍在飯否網☁·││↟,發了1.7萬多條動態☁·││↟,加起來超過百萬字••·▩。與在公開場合前的少言寡語不同☁·││↟,在這裡☁·││↟,王興像個話嘮☁·││↟,從音樂╃│·↟、建築╃│·↟、小說╃│·↟、電影╃│·↟、體育╃│·↟、詩歌╃│·↟、歷史╃│·↟、人文☁·││↟,到大公司╃│·↟、投資╃│·↟、管理╃│·↟、新造車等☁·││↟,無所不評☁·││↟,無所不談••·▩。
當然☁·││↟,王興在飯否也有過很多爭議言論••·▩。從“國足跑不過清華學生”☁·││↟,到華為“忽悠能力”與特斯拉旗鼓相當☁·││↟,王興經常能做到“語不驚人死不休”••·▩。同為富二代的王興☁·││↟,頗有“網際網路王思聰”的架勢••·▩。
這其實只是王興熱愛“開炮”的一面••·▩。當然☁·││↟,他也在飯否中留下不少經典語錄☁·││↟,比如☁↟↟◕:2019年是未來十年中最好的一年☁·││↟,也是最壞的一年••·▩。他也曾解釋過美團取名之意☁↟↟◕:美是“好”☁·││↟,團是“一起”☁·││↟,美團的意思是“一起好”••·▩。
如今☁·││↟,特別是面對年底“網際網路裁員大潮”☁·││↟,不少人翻出了王興站在2019年對未來的預判☁·││↟,頗為感慨王興的遠見••·▩。
朱嘯虎曾這樣評價王興☁·││↟,“你可以去業界問問☁·││↟,大家都覺得王興在管理和待人處事上不太成熟••·▩。他很聰明☁·││↟,非常聰明☁·││↟,但太過聰明瞭••·▩。”
他對於王興的評價很準確••·▩。2021年8月☁·││↟,王興清空了所有飯否的動態☁·││↟,一條不留••·▩。8月30日☁·││↟,王興對外表示要“實現共同富裕”••·▩。他說☁·││↟,共同富裕本身就植根於美團的基因中☁·││↟,美團的名字就有“一起更好”的意思☁·││↟,“美團就是要一起更好”••·▩。
本就惜字如金的王興☁·││↟,只會變得越來越沉默☁·││↟,再也沒有此前“人到中年的好奇寶寶”的樣子••·▩。雖然繼續執掌美團☁·││↟,但包括王慧文在內☁·││↟,曾追隨他一起創業的老戰友們已逐漸離去••·▩。
王興☁·││↟,正變得越來越孤獨••·▩。
比張一鳴年長一歲的快手聯合創始人╃│·↟、董事長宿華☁·││↟,也正像王興一樣☁·││↟,處於半隱退的狀態••·▩。
今年10月底☁·││↟,快手釋出公告稱☁·││↟,現年39歲的公司聯合創始人宿華辭去CEO一職☁·││↟,由聯合創始人程一笑接任該職位☁·││↟,此後☁·││↟,宿華將繼續擔任快手董事長╃│·↟、執行董事╃│·↟、薪酬委員會委員☁·││↟,程一笑則作為執行長將負責公司日常運營及業務發展☁·││↟,並向宿華彙報••·▩。這是快手上市後最大的一次人事變動••·▩。
快手是過去十年成長最快的網際網路公司之一☁·││↟,而宿華正是靈魂人物••·▩。
宿華從小就是名副其實的學霸☁·││↟,在12歲那年就會用小霸王學習機敲下了他人生的第一行程式碼☁·││↟,就此與程式碼結下不解之緣••·▩。在1998年高中時期☁·││↟,宿華還曾為周鴻禕創辦的3721網站寫過建言書••·▩。
在清華大學讀博時☁·││↟,宿華髮現北京的房價越漲越離譜☁·││↟,這讓看起來對物質需求單薄的宿華動搖了••·▩。於是☁·││↟,2006年深思熟慮後的他選擇從清華退學☁·││↟,順利進入Google開啟自己的職業生涯☁·││↟,主要負責搜尋和系統架構••·▩。
一直到2013年之前☁·││↟,宿華依然在創業和職場之間兜兜轉轉••·▩。直到2013年經過中間人介紹☁·││↟,才認識了當時同樣陷入創業困境的程一笑☁·││↟,後者當時做的專案正是快手的前身——快手GIF••·▩。徹夜長談後☁·││↟,一拍即合的兩人決定攜手創業☁·││↟,宿華出任公司CEO••·▩。
8年之後☁·││↟,宿華卸任CEO一職••·▩。這正如宿華此前的經歷☁·││↟,正如一個8字路口☁·││↟,兜兜轉轉又回到一個原點••·▩。
宿華帶領快手成為短影片時代的一極☁·││↟,在香港上市後快手市值一度突破1.4萬億港元••·▩。但如今快手的情況不容樂觀☁·││↟,這一定不是宿華和程一笑的初衷••·▩。
與張一鳴相似☁·││↟,卸任CEO一職後的宿華☁·││↟,將有更多時間專注於制定快手的長期戰略及探索新方向••·▩。
 
4
幾位隱退的創始人均屬於80後☁·││↟,年齡在40歲左右☁·││↟,這在上一代的網際網路創始人中並不多見••·▩。
“60後”的李彥宏╃│·↟、張朝陽☁·││↟,“70後”的馬化騰╃│·↟、丁磊╃│·↟、周鴻禕等☁·││↟,如今依然奮鬥在商業江湖的最前線••·▩。
不管是拼多多╃│·↟、位元組跳動也好☁·││↟,美團╃│·↟、快手也罷☁·││↟,它們都曾經在中國移動網際網路最草莽╃│·↟、激進的時代殺出了一條血路☁·││↟,在千變萬化的江湖中兇猛成長為如今的龐然大物••·▩。
這些創始人☁·││↟,人雖不在江湖☁·││↟,但江湖上依然流傳著關於他們的傳說••·▩。
 
來源☁↟↟◕:新浪科技

推薦閱讀

两个男用舌头到我的蕊花,精品无码av一区二区三区不卡,衣服被扒开强摸双乳18禁网站,亚洲欧美精品suv